写自己的,爱说不说

分类:温馨生活

空空视界

2017-10-12 20:13

2017-10-12 厚黑操盘学创始人 空空道人夜读

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混迹于中关村,早些年提起北京海淀的中关村一带,定然让人觉得是开元盛世一般,好象一切一夜之间都带上了高科技的标签,哪怕是卖点盗版碟和毛片也得比别处贵上个快八毛的。可久住在这里的人还能高诉你,这电子市场以前就是个农贸市场,只不过早先东西是论斤称的,现在得论个卖了。至于中关村这个所在呢,倒回去一百年也就是个乱葬岗子,大小太监的归天之所。
 
要说京城这些年来能保持本色的地方实在是不多了,就算是故宫的墙,长城的砖这样复古的物什也被大大涂脂抹粉了一翻。我对中关村这个地方有着特出的感情,这里曾经有我的梦想,我的汗水,以及我的爱情。只要时间许可,我还是喜欢到那周围去转转。
物是人非,原来青春年少的我,已经有了白发。这个地方也拆了盖盖了拆,但是那天我发现靠近清华西门就有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茅厕,尽管历经风雨,却数十年来勤勤恳恳,默默的为吐故纳新的人们服务着。而原来清华西门边密密麻麻挤着的一排鸡毛小店,几乎每一两年就城头变幻大王旗,从烧烤到火锅,哪年流行甚么店里就卖甚么,就算是廉价的啤酒也随行就市换了几个牌子了,这些年来不管小店口味如何变化,而我总是时不时光顾一下。陪着我去的大部分时间是我的同学老 胡。
老 胡是从小跟住在清华的爷爷奶奶长大的,他的父母在河北跟着中石油大军一路的铺油管,曾经一路铺到了伊拉克,等到南征北战十几年后,回头一看,孩子倒都长的和小牛犊子一样壮了。没了父母的压制,再加上爷爷奶奶的一天一杯牛奶俩鸡蛋的栽陪,他刚上高中就一路窜到了一米八,脖子上架个大脑袋,腰板有一墙厚。一到晚上长乐就和几个哥们登上车叼着根烟四处乱串找乐,见到不顺眼的上去就单滚,仗着身大力沉还真没吃甚么大亏。有和人茬架被一板砖拍到背上,也只是身上晃了晃,砖碎了,人没事。就着样居然一举考上了北京的某个重点工业大学。
 
大学生活对他来讲确实是及时行乐,自大二起就在校外租个小房,课是再没去上过,每天两瓶啤酒,二十串羊肉串,身边尽是朋友和笑声。等到四年后算总账,除了女友换了几茬,喝酒成了海量,抽烟成了老泡,和本地的大小地主混了个烂熟外,证书却没捞到一本半本的。
 
靠着老爹余荫,他还是在京城的国企找了个迎来送往的活计,这正和了他的胃口,没两年就混了一身的烟酒膘,可这每天给人笑脸陪的多了,装孙子也装得烦了,于是干脆辞职干起了个体户,倒腾起车险来,那年月车还是个金贵的东西,一辆桑塔纳就能把人震一跟头的了,车险更是个肥缺,几个单子下来也就赚个脑满肠肥,可惜换来的钞票不是最后化成鸡鸭鱼肉烂在肚里,就是变成了烟酒溶进身体,再有多于的全部进了娱乐业工作者的腰包。时光流逝靠动嘴皮子就圈钱的时代慢慢过去了,车险是一天比一天难做了,他本也想换个行,趁着涨潮捞几网鱼,从电脑跳到鸭梨,甚么流行长乐就跟着做甚么,成了真正的自由职业者。几年颠颠的混下来他倒是认识不了少的大小处局县长,头头脑脑,可这些位吃饭的时候总是欣然前来,酒足饭饱后又总是不得要领,要办事先交票子,不管是放破纸箱里还是放臭带鱼肚里。这年月人只图实惠,可这个却正是老 胡兜里缺的,一笔笔白花花的生意往往就在酒气冲天中就此打住了。
 
京城的太阳照常升起,老 胡的生活还在继续,这边我问声:"  哥们,怎么样”,那边他无所谓的声音总会响起“没事,混着呗”。
没事的话,老地方等我,收盘我过去喝两瓶。
得,就这么定了。不见不散。

 

更多精彩请加以下3个空空道人的公众号:
1,kkdr423(空空道人)
2,KKDRhht(空空道人厚黑堂)下午操盘必备
3,kkdryd(空空道人夜读)一些股民来信常在这里解答,很多人都喜欢上这里了
辛苦之作值得珍藏 
 
可以扫描或长按二维码

 

总有一款让你惊喜!

版权属于空空道人,其他人不经允许一律不许转载,违者必究!

 

 


 

下周大盘和个股欣赏

上一篇:您抄底了吗?(收盘)

下一篇:个股解密

分享 | 转载 阅读(0) | 评论(0) 关键字: 厚黑操盘学 创始人 中关村 清华西门 迎来送往

我要啦免费统计